李中华应法制日报邀请解读《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修订问题

    2013-02-10 10:47:40           浏览数:0

       2013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提出大力支持发展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民合作社,并提出抓紧研究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为此,2,合作社学院院长李中华和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组织与制度研究室主任苑鹏、中国农业大学农业与农村法制研究中心主任任大鹏、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等一起,应《法制日报》记者邀请,就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修订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解读,指出农民合作社将迎来新一轮发展前景。《法治周末》、法制网相关媒体对此进行了转载。

相关链接:

http://www.legaldaily.com.cn/index_article/content/2013-02/06/content_4183788.htm

(徐统仁)

附法制网全文发表的解读内容:

农民合作社法面临大修

在刚刚下发的2013年中央1号文件中,明确提出大力支持发展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民合作社,并提出抓紧研究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农民合作社或将迎来新一轮发展前景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2012年年初,一部名叫《阳光路上》的电视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段播出,性格泼辣、敢说敢干的柳春香在市场卖猪时,因猪贩子压价与其发生激烈冲突。

这次冲突让柳春香明白了一点——单打独斗的农民在市场交易中势必要处于劣势,只有以集体的力量才能应对交易。

于是,满怀抱负的柳春香冲破重重阻力,在人们怀疑的目光中创建了一个只有6家农户参加的合作社。

这个故事的原型就是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的真人真事。

2000年,中国第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吉林省梨树县诞生。当时,柳春香的合作社,被各级领导及农业专家称为,解决三农问题的一条最适合中国国情的金光大道。

十几年后,这条耀眼的金光大道重新回到公众视野,是因为刚刚下发的2013年中央1号文件。在这份文件中,农民合作社获得前所未有的重视。文件提出大力支持发展多种形式的新型农民合作社,口径不再囿于专业合作社,并将积极探索合作社联社登记管理办法。

中央1号文连续聚焦三农

131日,中央1号文件《******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发布,这也是中央1号文件从2004年起连续十年聚焦三农问题。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要加快现代农业建设,除了从资金、技术、物资装备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非常重要的是在创新经营农业体系方面下功夫,激活农村和农民自身的活力。

而创新农业经营体制,培育新型生产经营主体,实际就是指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等。今后,这三种生产经营主体,将成为我们国家农业生产的主力军。

相对而言,除了家庭农场之外,公众对专业大户尤其是近年来异军突起的农民合作社都不陌生。

青岛农业大学合作社学院院长李中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今年中央1号文件非常关注创新农业经营体制,而在中国已经有多年历史的农民合作社也受到了很大的关注。

农民合作社是带动农户进入市场的基本主体,1号文件关于这方面的政策含金量非常高。农业部经管司司长孙中华在解读一号文件精神时说。

接受采访的专家也都表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数量不断增加,类型也在不断的扩充,一号文件中提到的抓紧研究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很有必要也很迫切。

农民合作社应运而生

2000年,继柳春香的合作社之后,各地开始探索由农民独自面对市场到成立合作社,共同经受市场化的洗礼。

农民合作社是由农民自愿联合成立,并一人一票民主控制。有助于实现小农户和大市场的对接。通过联合采购,也可降低生产成本。

然而,中国社科院农村经济组织与制度研究室主任苑鹏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当时没有法人地位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由于没有法律的规范和保护,并不能与其他市场主体签订合同,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

2003年,我国启动农民专业合作社立法工作;20061031日,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经十届全国人大高票通过,200771日正式实施。

合作社法不仅给予农民专业合作社合法的身份和地位,同时也通过财政、税收等方面的扶持政策让农民专业合作社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国家工商总局今年1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实有68.9万户,出资总额1.1万亿元。

虽然因为存在鱼目混珠、良莠不齐等诸多问题,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备受质疑,但是,这并未影响其高速增长,仅2012年这一年,就新诞生了16.7万家。

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实施后,农民专业合作社经过5年多的发展,发挥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但遇到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几位专家表示,不少合作社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享受扶持政策、拿到国家的补贴。同时合作社内部的治理也缺乏规范,不少合作社出现严重的成员分层,里面由少数的出资成员,核心成员掌权,普通农民因为信息不对称,在话语权和剩余利益分配上往往都处于弱势地位。

然而,如何从法律上规范治理结构,维护农民的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让农民专业合作社真正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法律上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

从合作社到联社

虽然全国已经有近69万的农民专业合作社,但从国家工商局注册登记的情况来看,每个合作社的平均成员也就是十几个农民。即使按照农业部统计的入社人数来计算,每个合作社也就是七八十户。

中国农业大学农业与农村法制研究中心主任任大鹏说,如此小规模的经济组织,试图要解决农产品市场竞争力的问题,显然不具有实质意义。

于是联社也就应运而生。联社是由农民专业合作社为成员组成的二级法人机构。把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集中起来,整合品牌、统一营销。

70岁高龄的上海老农黄飞达还记得,2010年从工商崇明分局领导手中接过崇明芦笋种植专业合作联社营业执照时激动的心情。

2004年,黄飞达创办了绿色芦笋种植专业合作社。从最初3户农户、150亩种植面积,发展到后来75户农户、1500亩种植面积。这期间,其他农户的合作社也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然而,摆在老黄们眼前的却有一个不争事实:合作社普遍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差。不同合作社有不同品牌,导致相同农产品品牌过多、过乱,相互打架,更别说有市场话语权。

黄飞达记得:一次,他们合作社将1万多公斤芦笋送往市区批发市场销售,原本定价每公斤8元。未料,半路杀出程咬金,同样来自崇明的一家芦笋合作社开出了每公斤6元至7元的价格。为了将芦笋卖出,老黄只得忍痛降价销售,让跟着干的农户吃了亏

而这也是许多合作社面临的共同问题。于是他们决定,合作社再抱团联合闯市场,进行统一品牌市场营销新探索,增强风险抵抗力。

收到黄飞达的申请后,当地的工商部门却犯了难。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等法律法规中没有规范农民专业合作联社的条文,申请一度被搁浅。

后来,当地工商部门提出,合作联社可以视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一种特殊组织形式。合作社的成员是农户,而合作联社的成员则为合作社,营业执照才顺利颁出。

黄飞达希望,在修改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时把农民专业合作联社写进法中。

在今年的中央1号文件中,也提出要引导农民合作社以产品和产业为纽带开展合作与联合,积极探索合作社联社登记管理办法。

任大鹏说,对于联社的问题争议颇多。目前有16个地方性法规,其中多数涉及了联社的相关条文,但很笼统也很原则,从立法权限、法律效力上来讲都有欠缺。

合作社法大修还是完善

今年中央1号文件首次提出要抓紧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那么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是应该制定一个涵盖所有形式的大合作社法,还是在现有基础上进行完善,专家则有不同的看法。

著名三农问题研究专家李昌平认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应该大修,或者说是重建合作社法。重点扶持村社范围内的综合性合作社发展。他认为,专业合作社可以有,但更符合中国实际的是要发展一定社区范围内的综合性合作社。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限制了农民发展符合国情的综合性合作社需求,所以要修法。

李中华也认为,把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直接修正完善,提升为农民合作社法,这是最理想的。既把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事情研究到,也要把股份合作社、社区合作社等这些类型的事情都考虑进去。

同时,李中华强调,提升为农民合作社法,要有大量的研究、讨论,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不是一年半载能修订好的。退一步来讲,如果法律名称不变,但在很多条款上需要把股份合作的内容涵盖进去。

从立法时机来看,任大鹏认为,现在制定一个更大的合作社法的条件还不成熟。但他也表示,就现行的专业合作社法来讲,在实践过程中也确实存在着一些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以上专家认为,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关于合作社要不要年检,财政扶持、税收优惠政策的实施,内部监管机制和外部的监督、审计,新类型的合作社以及合作社的退出机制,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